濒死者。

ま酱生日快乐!

不称职的粉今年没有写生贺_(:з)∠)_
连这一天也差点没想起来……(捂脸)

陷入了极其糟糕的境地。

一日日不可救药的沉沦。
已经无法拯救自己。
却也无法向别人诉说。
所以只有无人围观的这里无病呻吟。

说真的,我这里没有什么可以关注的地方了。也许之后是乱七八糟的段子,也许再也没有更新。
看着一点点慢慢上涨的粉真是不知如何是好。没必要留着我这么个废人占关注的地方。所以看到这条想取fo的姑娘可以取fo了,真的。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照,谢谢你们。

最近忙乱又空茫。新生活未曾完全开启,旧事也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慢慢淡去。没有心情写成篇的文,计划里的西幻也搁置了。开了个小号,写点其他的东西。
之前怀疑自己写空围的动机,是因为发现我写的其实不是他们,而是我自己。写来写去也乏了,就觉得自己真是非一般的矫情。
往后再有脑洞,是他们的甜就想起我自己的虐来,是他们的虐就更深一步的想起自己的苦痛。不如放过一段时间先自己疗...

是刚刚合唱间隙写的ww

感觉我的字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呀……超想要那种帅气的连笔QAQ
而且这是以好看为前提的最大规格了……我是写不了大字的(倒地)

有一个缩在角落的里人格。

与这三年有关

#一些感慨,只能说到现在我依然很矫情。


怎么不讨厌呢。

高三时我一直有些嫌弃的乱哄哄的九班,布置山海一样多的卷子的老师,嗓门大的像喇叭一样的老师,无休止的伏案学习与计算,还有那急速倒退的倒计时,如同时间失窃。

压力一重一重的袭来,带着催逼人的声响,宛如深夜弯月下袭上沙滩的汹涌海浪,它拍打着岸边的礁石,也无时无刻拍打着你的心,告诉你,那堵高高的大门正无限接近于你,仿佛我们不是自发的行进,而是被那海浪推着向前,向前,被迫去迎接一场告别的盛宴。

又欣喜,又畏惧,又急躁,又平静。正如“死是一场终将到来的节日”,高考又怎么不是呢?我们沿着“正常”的人生轨迹往前走,沿着这条众人眼中既定...

魔法师不一定要永远活在勇士的身后。
他可以战斗,可以死,可以生。

……大概会写篇文章出来。

乱七八糟的写了快两年居然也百fo啦……
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

遇见你们真是太幸运啦w

做了个梦,总有点不太妙的预感……

或许我需要出去避避风头…?(这什么)

段子⑧

从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段子x

“你别走……”
少年拽着他的衣角,清亮的声线被哭腔压出了几分沙哑。他的眼眶微红,睫毛湿漉漉的,像只被欺负的小兽。
他没来由的想起幼时在动物园里看见的那只鹿,它探向笼外,水润的眼睛泛着粼粼的波光,眼神却是一片栖惶。

他愣在那里,抬手想拍拍少年的头。可传递到那人大脑中,相同的的振动却传达着截然不同的信息,少年颤了颤,用尽力气抱住他。
“你别走……不要离开我……”
少年的唇离他的耳廓那样近,近到他听见呼吸的温度。
“我怕我一放开你,就找不到你了……”

他挺挺的立在那里,稍微抬起的手维持着僵硬的姿势,没有放下,也没有上抬环住少年的肩膊。
别担心。
我会一直在的。
自欺欺人似的心里这样说着...

1 / 11

© 喻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