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开心的芋圆君。

出坑了出坑了,soramafu的小伙伴们真的可以取关了。
不会再写了。

瞎写。

突如其来的想法——所谓的城市并不是真正的城市。


夏天,蝉鸣声响起来了。

“你还记得去年这个时间我们在哪里吗?”他站在离河边很近的地方,弯腰捡起了一块石子,瞄准河心用力一砸,扑通一声溅起水花。

去年——谁知道呢?离开安关后她很少再回忆起那里的夏天。湿热的暑气蛇一样的缠在身上,连绵不断的雨和泪水混在一起,泛着阴郁而潮湿的霉气。

“我们已经离开那里了不是吗?”她双手抱着胸,望着他孩子气的动作,脸上一片空白,眼里写满漠然。

我们是逃走的。他安静下来,转向她的方向,在树叶与荆棘里捕捉到她的眼睛。


“你知道我们走了之后那里发生了什么。”

“会发生什么?”她反唇相...

悄咪咪转一下XD
菜鸡如我也可以参本真的超级开心了(安详)大家都是热爱搞事情的人233333
爱校拟爱北大!(母校:啥)

希格斯深渊:

在这个普天同庆(没有)的日子里,这是一个猝不及防的一宣和印调。

为了表达我们恒久的爱意和敬意。

(……但是为什么lof缩图缩得这么厉害?)


刊名:北京大学与中国高校发展史研讨会论文集——《校拟研究》北京大学百廿专题特刊

内容:为庆祝北大百廿而集结成的北左向高校拟人同人创作短篇合集,具体cp(或者根本算不上cp)见宣图。

尺寸:A5

字数:8w上下

价格:¥18.98


文阵老师们:

一棵蕨  ...

感谢你。
无论如何,感谢你。

是俗套的甜饼。这天之前大概是暧昧期。


「そらるさん!情人节快乐!」

手机的时间显示从23:59划到00:00,悄无声息的界面弹出来一条信息。

そらる的指尖停留在那句话上,盯着发件人看了许久,眉眼温柔。

「发这个给我干什么啊wwww明明还是单身狗来着,你是要故意提醒我这个事实吗?」

まふまふ趴在床上捧着手机,半晌把头埋进了柔软的布料中。

我该怎么回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难道直接表白吗!失败的话会连朋友都没得做吧?!可是挑这个时间发祝福的行为本身就很可疑啊!

「唔……怎么说也是个节日嘛,发现十二点到了就顺便祝愿?总之要快乐啦。」

最终还是选择了最稳妥的方式,他叹了口气...

又一年的喻队生日快乐!
以我的字迹变化见证时光的流逝和你我的成长吧。

回过头来看我发现有很多事情我都做错了。
但是反悔重来的机会被永久剥夺。

祝大家新年快乐。希望所有的不愉快都会被过去的2017带走,新的一年顺遂平安。

“从并肩到对立”

寻找到合适的cp之后被虐的掏心掏肺觉得必须动动笔。我其实不太敢写他们两个——完全不敢。不打tag。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那是个始终无解的命题,”海森堡写到,“我无法证明到底是谁错了。”那时候他已经垂垂老去,头发苍白枯萎,肌肤干瘪塌陷,勾勒出指节的轮廓更显得瘦骨嶙峋。

他的笔尖在颤抖,画出的字符早已经没有年轻时那样饱满有力,或许不仅仅是指尖,每一遍回忆都是充满痛楚的凌迟,一遍遍割碎他的柔肠——他曾经的。

谁会忘却?谁宁愿忘却?犹抱有重归于好的期待和对真相大白的期冀,然而这希望未免太...

#某处看来的梗题。没想到我还是在写空围……


再次从工作中苏醒时,そらる早已经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了。窗帘并未完全的阻隔光线,露出的一小片天空沾染了晨曦的微光,是一片澄净的灰蓝色。

“啪嗒”,开关闭合,线路断开。头顶闪耀的灯光消失,房间里只有电脑前一片蓝幽幽的色彩。他轻轻的走过去,毛绒拖鞋的鞋底与地板摩擦,有拖拖沓沓的声响。


他无数次想象过那人老去的容颜。

白皙而弹性的肌肤会覆上斑驳的灰影,柔软而黑亮的卷发会褪色成黯淡的苍白。但他的眼睛不会老去——那里大概永远藏着一片温柔平静的海。

等他们都到了六十岁,会是什么样的境况呢?

……不,不用说六十岁,那太久远了,...

1 / 9

© 喻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