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开心的芋圆君。

【そらまふ】与你

#ooc严重#

#文力严重不足#

#复健产物,只满足自己的幻想#

#有涉及温泉旅行特典的一点情节(毕竟脑洞从这里产生)#




(1)


灵魂溯游而上,与一重又一重的飞瀑擦肩而过,终于浮上意识的浅海。

被苍绿割碎成片状的光斑透过轻薄的眼睑映入他的瞳孔,窗外连续不断如潮水般涌来的是鸟儿的鸣啭,还有不曾被掩盖过去的,身边人清浅的呼吸。

まふまふ睁开惺忪的睡眼,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男人闭着眼睛睡得很安详,黑色的卷发乱七八糟的翘起来,难得的可爱。

“真像梦一样啊……”直到现在——距离他们交往已经半年,经历了拥抱亲吻甚至恋人间最亲密的行为,まふまふ仍然会偶尔认为一切都是他的梦境或者臆想。他凝视着そらる——柔软的黑发,饱满的绛红色的唇——这真的是他可以随意触碰亲吻的地方吗?

像是感受到了まふまふ的视线,そらる无意识的咕哝了两声,紧了紧抱着まふ的手,将头更深的埋进了被子。

“你啊……”他失笑,将被子往そらる那边扯了一点,在阳光温柔的亲吻中再次睡去。

 

——そらるさん,无论如何,我都觉得这是一场梦呢……

 

 

(2)


千岛寒流携着来自北极的冰冷海水流向了温润的国度,雪花的簇拥里,温泉绝对是最佳的旅游选择。

刚刚走进冬天,まふまふ就开始了旅行的计划。课堂上老师依旧在喋喋不休的讲着什么,往日认真听讲的他却今天却反常的在书本的边角地方写写画画。

“喂,まふ,认真听课啊你,都快期末了搞什么啊……”身旁的黑发男子探身过来,看到纸上一堆密密麻麻的小字。

“抱歉抱歉突然想起来了就随手记一下……”まふまふ慌忙躲避友人探向字迹的视线,将课本翻到老师正在讲解的那一页,又对身边的人匆促的笑了笑,才转过去认认真真听起课来。

 

“现在可以说说上课的时候在干什么了吧?”そらる拌匀盘子里的咖喱,抬头看向对面的人。

“是这样的……最近一直都很忙,所以就想寒假的时候放松一下。刚才老师突然提起温泉来,就联想到旅行了。”

他应该没有看到吧,那些小字,他的名字。是用蓝色的水笔书写的,天空的色彩。

“我想啊,寒假开始的第一个周六到箱根去,在那里住上一个晚上,第二天下午返程,景点都已经查的七七八八了。”他停顿了一会,以抑制那份向外试探的心的颤抖。

想与你——

 “……そらるさん那时候家里有安排吗?如果没有的话,可以邀请そらるさん一起去吗?”

 

青年思考的时候无意识的偏头,明媚的眼光温柔了他的眼睛。

“虽然出去并不比宅在家里愉快多少,”他的心一紧,“——但是假期也没什么安排,就和你一起去吧。”听到这话まふまふ放心之余,不由腹诽他这奇怪的说话风格。そらる接着说,“不过还是先考虑期末考试的事情吧,今天是最后一节新课哦,前面你说不定漏掉了什么东西没听。”

“啊——惨了惨了!果然不该上课开小差……我再回去做做习题,到时候不会的麻烦そらるさん讲解了!”

“嗯。”他看着对面慌慌张张的大男孩,几乎一瞬间联想到漫画里一条泫然欲泣的眼睛夸张成煎蛋的大型犬,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3)


假期和着寒流随着修罗期的结束如约而至。

回家后的联系当然没有在学校室友加同学的关系那样紧密,不过まふまふ仍然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敲过去,有时候是作业的问题,有时候是旅行相关的信息,有时候则是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换来对面那人零零星星的回应。

“肯定又在玩游戏吧そらるさん……”他抱着手机,看着line上仍旧没有已读表示的信息,叹了口气。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他已经不记得了。逐渐明朗起来的感情带来的不仅仅是恐慌,他也一点点学会用友人的身份伪装自己无法抑制的思念。

狼狈吗?或许吧……当他看到那人书包里一封封的情书与女孩当面的邀约的时候,当他明白那份そらる式的温柔也可以坦然的施与别人而不仅仅是他的时候,当他沉溺在那人无意识的暧昧里的时候。 

想与你——

这样的心情破土而出,却硬生生的被理智压制下去。“你想毁了这一切吗?”他总是这样问着自己。如果心脏也有人的外形的话,那么这时正常的笑着面对そらる的他,住在胸腔里的那个人的眼角早已经变得赤红了吧。


“嗡嗡——”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そらる的回复。

“收到,明天车站见。”

他沉下去的心突然跳了起来,只为了明天能与他相见。

 

 

 

(4)


到箱根的车程不算太远,他们清晨出发,抵达的时候正午的阳光还未曾来临。

抛去了城市的干冷,温泉之乡的空气里带着温润的气息。阳光那么好——まふまふ偏头看着そらる,金色勾勒出他俊秀的轮廓。

 “そらるさん,那边有烤鱼哦,要不要吃?”

用笑容来掩盖定在那人身上的眼神,仿佛这样,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呐,这块给你。”そらる挑起一块来放到他手中的杯子里。“唔啊——烫!”

“诶等等,刘海乱了。”青年伸出手帮他理顺俏皮的发丝,做着如此亲昵的动作却浑然不觉。まふまふ把自己埋进碗里挡住红彤彤的脸颊,耳廓的红色也被掩在了发丝下。

就是说啊,这样的人,最讨厌了。


街边的温泉池冒出腾腾的热气,是不算过分寒冷的冬天里的一缕温热。小店里漂亮的玻璃饰品,映出五彩缤纷的绚丽弧光。这真是个美丽的时刻——至少他们走在街头,穿过阳光与雾气的时候,まふまふ是这样认为的。

就这样让他沉浸在幻想里,享受片刻虚假的幸福吧——与你走在阳光之下,不必让爱情成为罪恶。就让他享受一点爱情的甜蜜,哪怕会在此刻死去。

 

“そらるさん,这边这边。”

他伸手指着左边岔出的小路,等そらる先行后跟在他的后面,踩着他的影子行走,露出一个顽皮又有些微妙的笑容。

 



(5)


小王子主题纪念馆是今天行程的最后一站。

院子里小行星的雕像惟妙惟肖,连猴面包树也做的十分逼真。玫瑰依旧生活在玻璃罩里,享受安全的同时却也用自己的任性刺伤了爱人——当时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后来她学会了爱,可是小王子已经永恒的消失在了遥远地球的沙漠中。

“想什么呢?”そらる拍拍凝固在雕像前的まふまふ,示意他回神。

“啊……没什么没什么,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学会如何爱人的前提是你需要一个爱人与你相处吧——他望着そらる的背影,机械性的跟了上去。穿过走廊,挥别小行星,他们步入了不远处的礼堂。

 

礼堂里很明亮,墙壁被温暖的橘黄色包裹着,间或点缀着星子。そらる在第一排凳子坐下,发出满足的喟叹。

まふまふ慢慢跟进来,仍然是那抹没有从思维的世界中脱离出来的空茫神色。他抬头仰望穹顶——华丽的灯托着蜡烛,天使像悬在空中,闭着眼睛祈祷幸福。

也许有很多新人在这里举行过婚礼吧,他想。

刻意扬起的心情渐渐转为晦涩,他转过头去看そらる伸展身体,一幅安然舒适的样子,突然有些恼火。

我所有的快乐与悲伤都与你有关,而你却全然不知——那我这样做,究竟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又为什么一定要被你套牢,怎么挣扎也脱离不了你的吸引力呢?你又为什么,对每一个人都那样好,好到让人产生误会的程度呢?

他几乎有些偏执,长长的眼睫下那双明亮的眼睛却溢满了可以称之为悲伤的色彩。

他望着そらる。


“他要转过来了——他要看见你的表情了!”内心的那个小人焦急的呼喊,他却怎么都移不开眼。

当视线交汇时,他堕入了一片深海。

 

そらる向来是平静的,没有まふ自己这么愤世嫉俗或者偶尔神经跳脱,像是很好的习得了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模式一样,却又不同于庸俗的人,而是在按照自己的规划朝着远方的梦想奔跑着。

或许就是被这份坚定和沉着吸引的吧——那双黑色的眼睛最初传达给他的,便是这样的感觉。

比起常人,他更多了份冷静,也更多了分执着。所以当他自己组建的艺术社团遭遇了那样的危机的时候,他才能提出那样完美的方案去拯救危局吧,虽然听从家庭的选择进入了经管学院,但他始终为了最初的梦想努力着——这样的人,是发着光的啊。


短短一刹,他却回想起许多。

有关于这个人的点点滴滴,与他对他难以言表的不被世俗所容的情感——这些东西伴随着那双眼睛里一如既往的平静,恰如其分的安抚了他沸腾起来的消极情绪。

或许是眸中不知何时含着的水光阻碍了眼神的交流,他在辨认出那个几乎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笑容之前,眼泪就已经掉了下来。

……真是太糟糕了。

这下,一定会被识破了。

太明显了。

 

无论如何也按捺不住表白的念头,那就说出来吧。怀揣着这样自暴自弃的念头,他开了口。

声音因为鼻腔堵塞显得有些喑哑,颤巍巍的,像是某种小动物发出的微弱的哀鸣。

“そらるさん……我……”

空气不动声色的捕捉每一丝声音,将他的话语传递到礼堂的那一边。

最后三个字说出口,一切就无可挽回了。他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一切有关そらる的痕迹都将被清除。被そらるさん厌恶这种事情,就算已经发生了,他也绝对绝对不想亲眼验证它的存在,所以,当最后的表白说出口之后,他就必须逃离了。

“我……喜欢你。”

 

啊,终于说出口了。

他没有大魔法师那样让一切凝滞的魔法,而声速是三百四十米每秒,他们相距不过两米。太近了,太近了,他什么也无法改变,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天使在低头嘲笑他的不自知,空气在嫌弃他的虚弱无力——他为什么要邀请そらるさん来这里呢?更甚者,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呢?他本可以隐藏的更久一点啊!

 

“我以为,你不会这么早说出来的。”

是了,他早不该妄想什么。

“但是,既然你说出来了,那我也应该做出回应。”

回应?等等……

そらる走了过来,俯身用修长的手指拭去他双颊上残存的泪痕。“虽然我还没有想好今后该怎么办,这也是我一直不愿告诉你的原因。但是现在,まふまふ,我喜欢你。”


.......他真的没有听错吗?或许这一切只是臆想中的美妙结局?

灵魂被撕裂成两半,一半拼命触碰似乎触手可及的光明,一半却留在原地,把自己掩埋在黑暗里。

什么啊......是在做梦吧。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呢。


そらる张开双臂,用温暖紧紧的包裹着他。

“对不起,是我的错,告诉你的太晚了。”

温柔的话语干涩了思维的齿轮,唯有泪水摆脱了大脑的控制,对光明缴械投降,牵引着那颗畏惧的、弱小的心灵浮出意识的深海。

他紧紧的抓住そらる的衣襟,哭泣的像个委屈的孩子。

 

他从未料想过,这样的感情有诉之于口的机会。可是如今,卑怯的心灵被告白融化出了一条缝隙。

犹疑仍在,但他终于可以——

不必再担心被厌弃,不必再压抑心底的悸动,不必再在抬头仰望时收敛过于热切的眼神,不必再纠结于你看到了却不回复或者根本没有看到的消息,不必再掩饰对你的向往与热爱。

想与你——

 

 -Fin-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不嫌弃我的文力。


这里是碎碎念:

又是一篇拖拖拉拉一个月的文章_(:з」∠)_

其实我只想写礼堂里的告白[尖叫]!我为什么又为这个场景写了这么长的铺垫还写得这么糟糕!

......有点难过QAQ

这篇心理描写很多......是想表现一个卑微的暗恋者的形象,大概可能也没有成功_(:з」∠)_ 本来想写的告白结果因为ま酱的心情变化也写的非常的吃力QAQ

我还真是个没什么文力的家伙啊......


其实有好多东西都想写啊——没有产出只有一个字:懒【。

好的我们下次(不知何年何月)再见w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喻鸢 | Powered by LOFTER